艺术家专馆 首页

花蝶图 一级-如实物

明 文俶 149.3x47 厘米

观摩4843次

此幅绘萱花蛱蝶,湖石草坡,中露两条小荆棘。用笔文秀,望之即知乃女子所画。 文俶(1595―1634年),字端容,长洲(今江苏苏州)人。明代画家文从简女,文徵明玄孙女,精于花草虫蝶画的创作。

明书翰第七十六册 治安策02 二级-超高清

元 文俶

观摩2232次 介绍

释文:东山爱日记。姑孰郡斋。左方之隙。有山焉。可亩丈余。名曰小东山。郡守游息之所也。山之上。轩豁高朗。四面洞达。毕见民隐者。为视民亭。其下则鬰葱环绕。阴翳含发者。为延翠亭。西则碧波潋滟。芙蕖的历者。为爱莲池。四围周匝。则有梅。有桃。有松竹。有枣花。有菊。有萱。而四时之景物毕萃焉。宛然蓬岛之胜境也。于时辽阳傅公。以进士擢居谏垣。多謇谔声。天子念吾郡为畿辅重地。特简公守是郡。无何。六事修饬。百废具兴。郡民安堵。明年。迎其母太夫人来养。每值公暇。则牵率其子孙。日具酒馔于兹山。称觞戏彩以为寿。随其所欲者。极力为之。唯恐其少有所拂耳。于是太夫人盘桓陟降乎兹山之间。俯视群汇之畅达。遐眺万姓之宴安。懽忻夷愉。康宁矍铄。不必割肥烹鲜。而甘且饫矣。且即诸景分题绘图。题曰东山爱日。撮其要也。余既各为之咏。而复俾为记。余闻之孔子曰。父母之年。不可不知也。一则以喜。一则以惧。说者以为喜惧之念两存。则于爱日之诚。自不能己矣。至于诗。则云且以喜乐。且以永日。盖喜乐则日永矣。永日即爱日也。嗟乎。父母之恩犹天地。然天地之恩无涯也。父母之生有涯也。古人一日之养。不以三公换。庸讵非以三公可得。而父母之年不可得耶。夫日之当爱审矣。而养之当重宜矣。虽然未也。天子以下养。诸侯以国养。大夫以家养。庶人以一身养。而士君子之修德树行建功扬名者。以百世养。是故谓之尊亲。谓之显亲。谓之大孝。敢以是为公期望。为太夫人颂祷。遂书以为记。

元明书翰第七十六册册 治安策01 二级-超高清

明 文俶 22.8x21.6 厘米

观摩233次 介绍

释文:夫树国固。必相疑之势。下数被其殃。上数爽其忧。甚非所以安上而全下也。今或亲弟谋为东帝。亲兄之子西乡而击。今吴又见告矣。天子春秋鼎盛。行义未过。德泽有加焉。犹尚如是。况莫大诸侯。权力且十此者虖。然而天下少安。何也。大国之王幼弱未壮。汉之所置傅相方握其事。数年之后。诸侯之王大抵皆冠。血气方刚。汉之傅相称病而赐罢。彼自丞尉以上偏置私人。如此。有异淮南。济北之为邪。此时而欲为治安。虽尧舜不治。黄帝曰。日中必慧会。操刀必割。今令此道顺而全安。甚易。不肯早为。已乃堕骨肉之属而抗刭之。岂有异秦之季世虖。夫以天子之位。乘今之时。因天之助。尚惮以危为安。以乱为治。假设陛下居齐桓之处。将不合诸侯而匡天下乎。臣又以知陛下有所必不能矣。假设天下如曩时。淮阴侯尚王楚。黥布王淮南。彭越王梁。韩信王韩。张敖王赵。贯高为相。卢绾王燕。陈豨在代。令此六七公者皆亡恙。当是时而陛下即天子位。能自安乎。臣有以知陛下之不能也。天下殽乱。高皇帝与诸公并起。非有仄室之势以豫席之也。诸公幸者。乃为中涓。其次廑得舍人。材之不逮至远也。高皇帝以明圣威武即天子位。割膏腴之地以王诸公。多者百余城。少者乃三四十县。恩至渥也。然其后十年之间。反者九起。陛下之与诸公。非亲角材而臣之也。又非身封王之也。自高皇帝不能以是一岁为安。故臣知陛下之不能也。然尚有可诿者。曰疏。臣请试言其亲者。假令悼惠王王齐。元王王楚。中子王赵。幽王王淮阳。共王王梁。灵王王燕。厉王王淮南。六七贵人皆亡恙。当是时陛下即位。能为治虖。臣又知陛下之不能也。若此诸王。虽名为臣。实皆有布衣昆弟之心。虑亡不帝制而天子自为者。擅爵人。赦死罪。甚者或戴黄屋。汉法令非行也。虽行不轨如厉王者。令之不肯听。召之安可致乎。幸而来至。法安可得加。动一亲戚。天下圜视而起。陛下之臣虽有悍如冯敬者。适启其口。匕首已陷其匈矣。陛下虽贤。谁与领此。故疏者必危。亲者必乱。已然之效也。其异姓负彊而动者。汉已幸胜之矣。又不易其所以然。同姓袭是迹而动。既有征矣。其势尽又复然。殃祸之变。未知所移。明帝处之尚不能以安。后世将如之何。屠牛坦一朝解十二牛。而芒刃不顿者。所排击剥割。皆众理解也。至于髋髀之所。非斤则斧。夫仁义恩厚。人主之芒刃也。权势法制。人主之斤斧也。今诸侯王皆众髋髀也。释斤斧之用。而欲婴以芒刃。臣以为不缺则折。胡不用之淮南、济北。势不可也。臣窃迹前事。大抵彊者先反。淮阴王楚最彊。则最先反。韩信倚胡。则又反。贯高因赵资。则又反。陈豨兵精。则又反。彭越用梁。则又反。黥布用淮南。则又反。卢绾最弱。最后反。长沙乃在二万五千户耳。功少而最完。势疏而最忠。非独性异人也。亦形势然也。曩令樊郦绛灌据数十城而王。今虽以残亡可也。令信、越之伦列为彻侯而居。虽至今存可也。然则天下之大计可知已。欲诸王之皆忠附。则莫若令如长沙王。欲臣子之勿菹醢。则莫若令如樊、郦等。欲天下之治安。莫若众建诸侯而少其力。力少则易使以义。国小则亡邪心。令海内之势如身之使臂。臂之使指。莫不制从。诸侯之君不敢有异心。辐凑并进而归命天子。虽在细民。且知其安。故天下咸知陛下之明。割地定制。令齐、赵、楚各为若干国。使悼惠王、幽王、元王之子孙毕以次各受祖之分地。地尽而止。及燕、梁它国皆然。其分地众而子孙少者。建以为国。空而置之。须其子孙生者。举使君之。诸侯之地其削颇入汉者。为徙其侯国及封其子孙也。所以数偿之。一寸之地。一人之众。天子亡所利焉。诚以定治而已。故天下咸知陛下之廉。地制壹定。宗室子孙莫虑不王。下无倍畔之心。上无诛伐之志。故天下咸知陛下之仁。法立而不犯。令行而不逆。贯高、利几之谋不生。柴奇、开章之计不萌。细民乡善。大臣致顺。故天下咸知陛下之义。卧赤子天下之上而安。植遗腹。朝委裘。而天下不乱。当时大治。后世诵圣。壹动而五业附。陛下谁惮而久不为此。天下之势。方病大肿。一胫之大几如要。一指之大几如股。平居不可屈信。一二指搐。身虑亡聊。失今不治。必为锢疾。后虽有扁鹊。不能为已。病非徒肿也。又苦蹠盭。元王之子。帝之从弟也。今之王者。从弟之子也。惠王。亲兄子也。今之王者。兄子之子也。亲者或亡分地以安天下。疏者或制大权以偪天子。臣故曰非徒病肿也。又苦蹠盭。可痛哭者。此病是也。